公务员涨薪舆论反应还算理性,以削减内部结构

  公务员[微博]涨薪 舆论反应还算理性

摘要:如何给公务员涨工资 给公务员涨工资不是个简单的调资政策,而是个涉及社会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为此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基层沟通与接受。 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出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引来众多网民非议。当前,几乎所有涉及公务员的话题都易成敏感性话题...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 朱离

  如何给公务员涨工资

  “涨薪潮”来了!近期的舆论热点之一是“公务员薪酬普涨”,尽管公务员的薪资水平普遍不高,且已将近十年未曾普涨,加上本次涨幅也因地区不同、职级不同而有所区别,但依然遭致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议论之声。

  给公务员涨工资不是个简单的调资政策,而是个涉及社会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为此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基层沟通与接受。

  据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监测,几乎所有的传统媒体都以或大或小的版面关注了“公务员涨薪”这一问题,在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平台上,“公务员是否该涨薪”亦成为了网友讨论的热点问题。作为一个敏感群体,一直以来,公务员都是以公权力代表的形象在舆论中存在。绝大部分网友的吐槽,建立在对公务员“喝茶、看报,工作清闲”的刻板印象之上,对其灰色收入、优厚福利进行了揣度,加上部分贪污人员败坏了公务员队伍的良好形象,反对浪潮不再少数。在暴戾情绪的弥漫下,权力寻租、贪污腐败、非法猎取灰色收入等罪名,都成为了网民在虚拟空间内释放负能量的载体。

  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出“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引来众多网民非议。当前,几乎所有涉及公务员的话题都易成敏感性话题,触发公众敏感神经,引发有关社会不公的热议。

  人民网、《中国青年报》、《京华时报》相继发表评论,对“公务员该不该涨薪”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完成了舆论对于网络暴戾情绪的良性疏导。它们共同认为,公务员涨工资,不是单纯对这一个群体的“安抚”,而是进一步改革的前奏。《京华时报》评论称,社会对于公务员涨工资的高度敏感,包含着对公务员制度和事业单位深化改革的巨大冀望,只有将这种系统性改革与为配合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而实施的工资调整步骤协调起来,公务员涨工资才能具备最大法理性。来自人民网的评论则认为,跟公务员群体相关的养老制度改革、反腐倡廉制度建设、社会监督制度建设等“都没有停下来的理由”。

  那么,公务员到底该不该涨工资?

  从社会情绪角度来看,网民产生不满的原因在于对公务员工作性质和收入存在的误解。多年来,双重矛盾一直在媒体上呈现,一方面是公务员抱怨收入微薄,另一方面却是毕业生千军万马闯独木桥,积极报考公务员,归根到底,是公职人员在薪酬之外的附属价值,例如社会地位、职业光环等因素在起作用。尽管反对公务员涨薪的极端声音客观存在,但亦有持有理性态度的公众存在,媒体和公众对于政府的良性监督,意味着对于特权的拒绝,中国正在进入一个公平、理性的相对成熟的公民社会。

  有部委正科级公务员在网上晒账本,显示月入5400元,其中半数只够交房租,收入可谓寒碜;更有基层公务员吐槽:一个月全部工资2700元,到卡工资是1830元。两会上某位80后村官当着大家的面诉基层公务员之苦。但部分公务员群体的相对低待遇却得不到民众广泛理解。

  题外话是,在舆论热炒“公务员涨薪”的过程中,铁路部门亦再次迎来了全系统的统一加薪,每人每月上调薪酬幅度从300至500元不等,这是盛光祖继任原铁道部部长和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后,铁路部门的第四次统一加薪。相较而言,舆论对铁道部门的连续涨薪持相对宽容的态度。有评论称,整体而言,中国社会的收入分配失衡问题还很严重,因此,把央企薪酬体系改革和机关事业单位的薪酬改革,纳入到整个社会收入分配改革的一部分去统筹考虑,是有意义的。

  应该看到,公务员涨工资不只是内部公平问题,而是社会公平问题。所以回答公务员该不该涨工资之前须回答两个根本性问题:

  不管如何,在通货膨胀日益横行的今天,对于个体来说,无论是俗称“铁饭碗”的公务员,还是广大企事业单位的职工,或者在媒体行业苦苦挣扎的码字工人们,涨薪总归不是一件坏事,但如何合理实现全社会的收入分配,才是亟待探究的大问题。

  如何打造一个现代性的公务员体系?如何在下一轮收入分配改革中实现社会公平?

  首先是如何打造一个现代性的公务员体系。

  我国建立公务员体系是改革开放的重要举措,是建立现代行政体系重要一步,由此方能实现国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公务员法》从1986年起草到1993年颁布,发展至今仍有不尽人意之处,比如出现人力资源配置严重扭曲的状况,俗话讲就是“忙的忙死,闲的闲死”,部分存在工作效率低下等问题;又比如工资结构不够透明化问题,隐性收入、灰色收入占比过大的问题,易引发公众“仇官”情绪。公务员体制改革从根本上是为了建立一个高效有序的行政官僚体制。其薪酬体系改革必然从属于这一目标。或者说,给公务员涨工资不是最终目的,打造一个现代性的公务员体系才是最终目的。

  其次是如何在下一轮收入分配改革中实现社会公平。

  在当下社会,公务员经常会被认为是工作士气最为低落的社会群体之一,同时又被认为是最具幸福感的群体之一。这种反差导致公众诸多的误解。公务员待遇因人而异、因地而异,可谓苦乐不均。有清水衙门,有权势部门。有清官,有贪官。而多数勤勤恳恳的公务员却为少数贪官背负骂名。两会上有即将退休官员称:现在公务员里人浮于事,机构重叠,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老百姓很有意见。凭什么还要给你大幅度涨工资呢?

  公务员加薪既要纵向对比过去的收入,也要横向对比当前社会的平均收入,同时又要符合目前经济发展水平,最后还要考虑民意的反应。任何体制内群体的收入调整都要顾及其他社会群体“相对剥夺感”的问题:凭什么单单给你涨工资?

  公务员涨薪只有确立前两个根本的目标,才会涉及到如何涨的技术问题。

  涨薪首先要考虑公务员内部的结构性差异,涨薪绝非一视同仁地普涨,而是有针对性地调整以削减内部结构性差异,否则只会拉大公务员内部的收入差距,进一步挫伤基层人员的工作士气。这是一个综合的系统工程。怎么加、给谁加,不是排排坐、分果果。公平与效率是要兼顾的两个标准。当前精兵简政成为新一届政府的首要任务。不精简人员、不削减灰色收入、不惩处害群之马,单纯提公务员涨工资当然会引发群情激愤。

  公务员薪酬体系改革要解决工资结构不合理的问题,使基本工资占主体,隐性收入减少,灰色收入杜绝。让隐性收入显性,让公务员工资晒在阳光下。

银河棋牌娱乐中心,  其次,公务员薪酬体系改革要与机构改革、事业单位改革同步。改革必须起到精简优化作用,选贤任能,最终挑选出最能够为公众服务的人。向基层公务员倾斜的加薪政策切忌引发体制内各群体攀比性普涨。

  中国实施的普惠型改革应让社会各阶层受益,其中也包括公务员群体。但公务员群体又和其他群体不同。作为改革制度的设计者和执行者,不能自己单方面给自己开加薪清单,加薪需要广泛地征集意见和严格的制度约束。

  整个公务员加薪过程必须符合程序正义。所谓程序正义包括预算的公开与透明,加薪须经过人大权力机构的审核认可,需要结合独立第三方对公务员服务效率和服务效果的考核。如此,公务员加薪才能做到让公众心服口服。

  长久以来,“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精神早已深入人心。今后这些口号和精神仍需在公务员队伍中提倡。但精神上的需要要有,物质上的需要也要有。对于公众和纳税人而言,是否高效执政和优良服务才是考量政府、也是考量公务员队伍的最重要指标。执政效率高了、服务水平好了,公众和纳税人自然不会有怨言。

  给公务员涨工资不是个简单的调资政策,而是个涉及社会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为此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基层沟通与接受。需要在制度上建立起完善的监督体系,建立起公平公开的考核体系,建立起与简政放权相适宜的公务员队伍。总之,给公务员涨薪不是权宜之计,而应考虑长久之策。

  (原标题:媒体称公务员涨薪须有针对性 以削减内部结构性差异)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银河棋牌娱乐中心发布于银河棋牌娱乐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公务员涨薪舆论反应还算理性,以削减内部结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