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喝汤,书记吃肉我们喝汤

  四川南充原副市长邹平近日因受贿等数罪并罚被判无期徒刑。在其任蓬安县长期间,县委书记一次开会时说,某些领导逢年过节就背着包到处转,就是希望大家给他送钱。没想到邹平随即顶了回去:“书记,你吃肉我们还是要喝口汤撒。”

四川南充原副市长邹平被组织调查时,最引外界关注的是其与老部下蓬安女县委书记袁菱“关系密切”。那是2014年3月。7个月后,邹平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涉嫌受贿罪。

  贪官疯狂敛财并不鲜见,但疯狂到像邹平这般公开而无耻地步的也少有。据称,邹平收钱不论多少,几百几千都看得上眼。从2003年至2013年,邹平总计受贿2420余万元。

2015年7月,此案在四川省巴中市中院尘埃落定:邹平被确认犯有受贿罪、行贿罪、挪用公款罪和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

  除了受贿,邹平自己也行贿。为了贿选全省优秀县委书记,以及成为市厅级领导职务的后备人选,邹平甚至指挥部下挪用公款向230人行贿150多万元。

24人,119次,总计2420余万元,这是2003年至2013年期间,邹平任四川蓬安县长、县委书记及四川南充市副市长时受贿的数据,他将赃款部分用于在北京购房,其余用于投资及借款收息等。

  媒体日前部分披露了邹平的“权钱交易清单”,人们借此可管窥一个官员贪腐的典型样本,亦可看到某些地方沦落的官场生态。

230人,2次,总计151.01万元,这是2009年11月和2011年1月至5月期间,邹平任蓬安县委书记、县人大[微博]主任时行贿的数据,第一次贿选全省优秀县委书记,第二次则为在南充非定向推荐市厅级领导职务后备人选、南充市级领导班子换届推荐中谋取不正当竞争优势。

  在邹平任县长、县委书记期间,权钱交易肆意妄为,敛财不择手段。他有两个砝码,一是土地,二是官位。商人只要送钱行贿,土地可以白送,出让金也可免了;属下想升迁,只要肯花钱,他就可以“提供帮助”。在其治下,什么事都可以钱开路,金钱成为官场的无障碍通行证。

这是南充当地一份“顶级权钱交易清单”,记录着邹平落马前10年的步步沦陷,亦可成为管窥市县级官员贪腐的典型样本。综合案卷材料和当地官场人士的分析,“土地”和“官位”是破解这份清单的主要密码。

  可怕的是,当地权钱交易已非潜规则,而成为无需掩饰,甚至没有任何底线的公开化现象。正因如此,县委书记“批评”,县长也敢公开叫板“书记吃肉我喝汤”。看似攀比,实则暴露出当地官场的腐败程度和“分赃规则”,官场竟沦为权利分赃平台,“见者有份”,至于吃肉还是喝汤,则视官阶高低了。

解码

  值得玩味的是,在这“现代官场之怪现状”中,县长居然敢公然挑战书记,这很不寻常,那么,书记又有何话说?没有下文。但邹平仍能升迁,说明书记并未深究。背后的潜台词或是,书记县长的屁股都不干净,乌鸦别嫌猪黑!

受贿

  只是,这种现象一旦在官场蔓延,什么组织原则,什么党纪国法都弃若废纸。邹平任县委书记时,为了贿选升迁,竟动用从县委办到人大[微博]办、政协办等23个部门的27人帮他送钱,并且专门安排了财政资金。在这一系列运作中,所有的监督环节皆告失效,被行贿的200多人也都欣然笑纳,而邹平最终也心想事成,荣升副市长。

案卷资料显示,2003年至2013年期间,邹平共收受贿赂人民币2397.5万元、2.7万英镑、美元0.1万(折算约合人民币2420余万元),涉案22宗,商人和官员各半。其中,邹平妻子参与的有10宗,而重庆商人杜锦刚还曾给邹平在英国留学[微博]的女儿汇去2万英镑。

  官场沦陷到这种地步,其政治生态必是歪风邪气盛行,官商勾结,买官卖官,贪赃枉法,不一而足。但是,邪终不压正,一旦某一主官落马,必造成当地官场的崩塌式连锁反应。邹平因接任者被查而落马,邹倒台后又带出一大堆藏而不露的泥巴,那些曾经买官获升迁者也终难逃法律制裁。这一定律在媒体报道的诸多贪腐案中也屡屡得到印证。

知情人士透露,邹平收受商人行贿时,除了直接收钱,还会靠“打麻将赢钱”,“好多老板跟他打麻将,一次几千几万地输给他,有些老板哪怕是自摸清一色也不敢和”。而据案卷资料,官员给邹平行贿,除了过年过节送红包外,还曾以旅游奖、工作经费等名义送钱。

  须追问的是,无论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还是买官卖官的非法性,官场中人都不可能不知,但为何有那么多人屡闯禁区且敢碰高压线?一些官员的贪腐行为又为何总能够得逞?尤其是,报道称在邹平的升迁中,其实也受到过举报,却总是没有下文,这些举报为何杳无音信?为何贪腐官员能够边腐边升?所有这些,都应引起对权力监督制约机制的反思。

商人之贿:密码“土地”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四川南充市蓬安县,司马相如故里。县城西北,有龙角山和周子古镇两处名胜。但在当地人的谈资中,龙角山与周子古镇之间的别墅区“荷香苑”更有名。“荷香苑”居于半山腰,一期29栋,二期66户,青瓦白墙,颇有古韵。该区域还有个名字,“周子古镇扩建工程”。两个名字之间,是一段风景名胜区内违规开发商品房的往事。

《民主与法制》2012年4月曾报道,“荷香苑”片区占地60余亩,原是龙角山公园园艺场的“工业用地”,后规划调整为“旅游用地”,用于建设“周子古镇扩建工程”,其后土地性质又变为“商住用地”,成为开发商大肆宣传的“荷香苑”。这背后是“以项目换取土地”,开发商代政府投资,政府免去土地出让金,项目房产权和土地使用权也归开发商。

此事曝光后无果而终。案卷材料显示,2012年下半年的一天,该项目开发商重庆嘉华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文云曾托人给邹平送去3万元,目的是请邹平关照“周子古镇扩建项目”。此时,邹平已从蓬安县人大主任升任南充市副市长。

这是邹平受贿案例中较小的一宗,但却隐藏着其从商人处非法获利的一大法宝:土地。蓬安县一位退休干部称,邹平在蓬安任县长和县委书记时就喜欢拿土地做文章,导致大量国有资产流失。

从2009年开始实名举报邹平的蓬安商人孙佐才之妻樊利群介绍,邹平对待商人惯用套路是“JQK”,先J(勾)进去,再Q(诓),如果给不了好处就K,而在JQ阶段,土地是他习惯抛出的诱惑。“2004年我们来蓬安考察投资时,邹平就开条件,讲可以把县里饲料厂和面粉厂的土地低价甚至白送给我们,那是很大的优惠。”

在蓬安当地,邹平流传最广的土地运作跟蓬安齐祥食品有限公司相关。他先将肉联厂和烟厂的国有资产低价卖给齐祥公司老板黄万灿,帮助其将这些厂的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住用地,随后进行房地产开发。邹平还曾为黄万灿公司取得生猪定点屠宰经营资格提供帮助。法院查明,邹平先后8次收受黄万灿的钱款共800万元,邹妻还曾收受黄妻0.7万英镑和0.1万美元。

2010年下半年,时任蓬安县委书记的邹平帮南充塞克斯纺织有限公司将老厂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住用地。该公司随即自主成立房地产开发公司,启动楼盘“塞克斯首府”的建设。法院查明,邹平曾先后两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张道伟、股东刘定金贿赂,总计8万元。

向邹平行贿最多的是重庆老板杜锦刚,涉案金额为1180万元人民币和2万英镑,两人的勾兑也跟土地有关。法院查明,邹平2005年至2012年期间在房地产开发、市政工程项目承揽、建设等方面为杜锦刚的重庆紫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提供了帮助。相关资料显示,这期间该公司在蓬安开发了“阳光丽都”、“枫丹白露”两大楼盘,建设了桑梓文化广场、相如号游船,还曾涉足蓬安城东新区的土地整理项目。

此外,邹平曾4次收受四川奔鼎创星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雷小平送来的钱款共118万元,帮其当上南充蓬安商会会长和当选南充市人大代表,同时协调雷小平缓交南充高坪一地块的土地滞纳金;邹平曾3次收受蓬安商人母华的贿金共80万元,帮助其争取农业项目补助资金分配和农业改土项目;邹平曾通过妻子两次收受个体建筑商程洪、王鑫送来的钱款25万元,帮其承揽蓬安迎宾大道整治工程、河舒工业园主干道绿化工程等项目;邹平为蓬安私营企业主汤其华协调企业用电价格,收受2万元;邹平帮助中国建设银行南充分行揽储,收受该行时任行长刘熙送来的0.5万元及价值1.4万元的黄金;邹平还曾帮助台湾佳美大陆事业部在蓬安投资,收受该部总经理游明龙送的一条红珊瑚项链(市场估价2.3万元)和一个和田玉挂件(市场估价16万元)。

在法院查明的11宗商人行贿邹平案例中,蓬安逸丰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罗大明最特殊。他2006年在蓬安设厂,蓬安县政府按约给其175万元无偿扶持资金,预借200万启动资金。2008年,罗大明又成功从蓬安财政局借款300万元。这背后是邹平的照顾,罗大明曾先后三次送给邹平共61万元。同时,邹平未经集体决定、擅自安排财政局借300万元给罗大明一事,也被法院认定为挪用公款罪。

官员之贿:密码“官位”

“他表面上看起像书生,对人也好,就是爱钱,爱女人。”谈及对邹平的印象,蓬安一位退休官员如此描述。

邹平生于1963年4月,重庆江津人,入官场前曾是南充地委党校教师。多位与其接触过的人士都称,他看上去很温和,但他爱财公开而赤裸。蓬安官场至今有一段邹平的传说:邹平当蓬安县长时期的一次会上,时任县委书记发言,说县上某些领导过年过节就背着包在县委到处转,就是希望大家给他送钱。这话针对邹平,没想到邹平随即顶了回去:“书记,你吃肉我们还是要喝口汤撒。”多位知情人士称,邹平收钱不论多少,几百几千都看得上眼。

案卷资料显示,邹平不但收商人的钱,也收官员的钱。邹平案中,在11宗被法院认定的涉官行贿案例里,大多写着“在工作和任职等方面提供帮助”。这在蓬安官场人士看来,就是“卖官”。

黄成立,2003年至2012年期间先后14次送给邹平共计12万元。这期间黄从蓬安县政法委书记变为县人大党组书记、副主任,2011年12月又当上县人大主任。

陈鹏泉,2003年至2012年期间先后13次送给邹平共计16.5万元。这期间陈从蓬安县办公室主任陆续升为副县长、县委副书记,2011年11月当上蓬安县政协主席。

林克贵,2007年至2013年期间先后10次送给邹平共计13.5万元。2011年12月林从蓬安县委办公室主任升为县政协副主席。

刘学列,2007年至2012年期间先后6次送给邹平共计8万元。这期间刘先从蓬安县财政局副局长升为局长,2011年12月又当上县人大副主任。

翟社伦,2007年至2011年期间先后9次送给邹平共计9万元。这期间翟先任蓬安畜牧局局长,后任环保局局长,如今是交通局局长。

曹轩,2007年至2011年期间先后10次送给邹平共计15万元。这期间曹任蓬安发改局局长。

杨荣,2008年至2011年期间先后5次送给邹平共计10万元。这期间杨任蓬安国土局局长,2012年3月到南充市国土局任纪委书记。

韦应刚,2008年至2013年期间先后8次送给邹平共计11万元。这期间韦先任县委接待办主任,后任环保局局长。

2010年12月的一天,时任蓬安县房管局局长陈爱民通过他人约邹平之妻吃饭,请求时任蓬安县委书记的邹平不调整其房管局局长的岗位,饭后送给邹妻1万元。后陈爱民成功留任。

2012年春节后一天,官员陶伟通过邹妻送给邹平3万元,感谢其对工作和任职的关照。此前不久,陶伟刚从蓬安副县长调任阆中市委常委、工业园区党委书记。

法院还查明,2013年5月的一天,邹平通过妻子收受了张诗积所送的“手把玉佛”一块,价值1.3万元,原因是时任南充副市长的邹平帮张诗积的儿子当上了阆中市文物局副局长。

解码

贿选

对于两次动用公款“贿选”的事实,邹平供认不讳,这也让其被认定犯有滥用职权罪和行贿罪。

第一次:结果失败

2009年,邹平已在蓬安任职7年,任县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再有两年就换届,邹平也在盘算高升。

这年11月,四川启动评选全省优秀县(市、区)委书记。知情人士透露,邹平当时特别想要“那张皮”,为高升积攒资本,遂组织“贿选”。

法院查明,邹平安排了时任蓬安县委办主任林克贵、县财政局局长刘学列等7个部门的负责人,向南充市政协等市级相关部门具有投票资格或对投票有影响力的31人送钱拉票,总计12.2万元。当时收到钱的市级官员的证言显示,邹平安排人所送为3000元至1万元不等的现金,希望在优秀县委书记评选中得到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贿选”违法动用公款,然后在各部门以公务支出的形式冲抵,致使公共财产总共损失13.7万元。

那一次,邹平的“贿选”失败了,南充地区最终被评上的是时任阆中市委书记蒲芝龙。2015年4月,蒲芝龙因涉嫌行贿罪、滥用职权罪被泸州市人大许可对其刑事拘留。此时,蒲芝龙任泸州市委组织部长。

“那次没搞成他很生气,骂了下属官员。”知情人士透露,有次县里开会邹平还公开提到此事,说是有人整他。

第二次:当选副市长

2010年9月开始,邹平组织第二次“贿选”,这次是为在南充非定向推荐市厅级领导职务后备人选、南充市级领导班子换届推荐拉票。邹平此次安排了蓬安县县委办、县人大办、县政协办、县接待办、县水务局等23个部门的27人帮他送钱。这次同样是动用公款,然后以公务支出之名冲抵,致使公共财政总共损失145.6万元。

为向县委办等9个部门提供可用来行贿的财政资金,2010年12月底,邹平与时任蓬安县长袁菱(另案处理)、时任蓬安常务副县长赵小轻(另案处理)、时任蓬安财政局局长刘学列(另案处理)在研究蓬安县2010年度财政决算时,提出以专项资金名义从财政结余资金中留出200万元,用于拉票,袁菱等人同意。这200万元中,最终有87.1万元被用于邹平拉票。

案卷资料显示,邹平先后直接或安排人向南充市人大、政协等市级相关部门具有投票资格或对投票有影响力的199名国家公务人员送钱拉票。当时曾收钱的官员证实:192人收到了邹平安排人员送的现金,3000元至1万元不等,共计133.31万元;另有7人是邹平亲自送的钱,共计5.5万元。

2012年1月,邹平当选为南充市副市长。

解码

判决

据案卷材料,邹平落马后还检举了他人犯罪,属重大立功表现。多位知情人士证实,邹平检举的是南充一位市级官员,也已被追究刑责。

最终,巴中市中院认定邹平犯有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行贿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此外,邹平受贿所得赃款1651万元及赃物黄金一块、“手把佛玉”一块、红珊瑚项链一条、和田玉挂件一个,依法上缴国库,未追缴到案的赃款会继续追缴。

解码

“地震”

蓬安县一位退休官员介绍,邹平“公然买官卖官”和“不断从商人那里搞钱”的行为严重破坏了当地政治生态,早年有老干部和在职官员匿名举报,都没结果。2013年9月,时任蓬安县委书记袁菱被查后,当地官场开始为邹平落马“倒计时”。2014年3月17日,四川省纪委宣布邹平“涉嫌严重违法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其后,蓬安县的涉案官员陆续被查,引发当地官场“地震”。

落马始于白马雕塑

按当地多位知情者的说法,这一切从一匹白马雕塑开始。

2013年8月6日,实名认证为重庆电视台记者的邱朝举在微博发布文章《四川蓬安县委书记袁菱花200万扶贫款建雕塑保升官发财仕途平安》,举报袁菱听信风水先生所言,动用扶贫款,在蓬安县长梁乡桐葛寨村四组的嘉陵江边建了个长30多米、高近20米的白马雕塑,以保升官发财和仕途平安。其后,邱朝举连续爆料,剑指袁菱在当地多个房地产项目中捞金以及项目招投标中寻租。一个多月后,袁菱落马。

邱朝举讲述,其爆料来源于署名“蓬安县共产党员”所发的多封邮件以及当地陌生公务员[微博]所发短信。而蓬安官场人士则向南都记者透露,这是有人故意放料给媒体,幕后是邹平,原因是袁菱接任蓬安县委书记后“搞钱太凶了”,跟邹平在蓬安诸多工程项目的利益产生了冲突,此前的“密切关系”破裂。“邹平当时可能没想到,袁菱遭(倒霉)了,自己也跑不脱”。

2013年9月27日,四川新闻网发布《四川省纪委再次公开曝光5起涉及“四风”问题典型案例》,称袁菱“利用职权插手工程项目、索要钱物”,“经查,袁菱在蓬安县任职期间,多次给该县有关部门打招呼,干预插手工程项目,并与其夫龚某从中索要或收受巨额财物,已涉嫌严重违纪”。

袁菱案发后,邹平开始为自己担心。2013年八九月份,邹妻将2万英镑折合人民币20万元退还给重庆商人杜锦刚,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又退还6万元给南充塞克斯纺织有限公司的股东刘定金。

近日,南都记者实地探访白马雕塑所在地,发现白马脱色严重,四周杂草丛生,偶有农民到此休憩乘凉。当地官场人士称,目前政府也不知如何处置这个雕塑,只能先放着。

涉案官员都被调查

南都记者从当地多个核心信息源了解到,向邹平行贿的商人最终多没被追究刑责。蓬安一位官场人士称,因为他们当时都到上面去交待清楚了。另一位官场人士则解释,行贿案多是处理官员,行贿者只要积极配合调查、交待了,多不追究刑责。

据悉,涉邹平案的官员都曾被组织调查,都受到了处理,有的进入司法程序,有的是党纪处分,还有的是行政处分。蓬安官场人士称,蓬安地区涉邹平案的官员在党纪、政纪、法律方面已处理完毕,这些处理意见都由上面决定,但班子调整还没完全到位。

向邹平行贿的官员中,蓬安县人大副主任刘学列另案处理,阆中市委常委兼阆中市工业园区党委书记陶伟2014年4月因严重违纪问题被立案调查,其他官员未见公开的处理通报。南充市国土资源局官网资料显示:杨荣仍是纪委书记。蓬安县政府官网资料显示:县政协主席陈鹏泉、县发改局局长曹轩、县交通局长翟社伦、县房管局局长陈爱民、县环保局局长韦应刚仍居原职。此外,公开资料中蓬安县人大主任黄成立2015年6月辞去了南充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的职务,未见其他通报,但其简历已从蓬安县政府官网撤下。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6月起已由现任蓬安县委书记温桂彪兼任县人大主任。公开资料中也未见蓬安县政协副主席林克贵的相关通报,蓬安县政府官网已不见其简历。

多位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确认:上述名单中杨荣、陈鹏泉、曹轩、翟社伦、陈爱民还是原职,但可能受到了党纪处分;韦应刚实际上已降职,官网资料尚未更改;黄成立和林克贵这两个政府官网撤了简历的官员,已受到处理,但未进入司法程序。

8月18日下午,蓬安县召开专题会议,就南充市委书记李仲彬提出的《深刻汲取教训、净化政治生态、重新塑南充形象》开展了专题学习讨论。曾涉邹平案的县政协主席陈鹏泉发言,“净化政治生态,我们要‘铸起魂’,解决好总开关的问题;要‘带好头’,做知行统一的标杆、言行一致的楷模;要‘用好人’,解决能上能下的问题;要‘执好纪’,靠纪律解决干部麻木的问题”。

受贿

从24人处119次,受贿总计2420余万元

商人11宗

其中,向邹平行贿最多的是重庆老板杜锦刚,涉案金额为1180万元人民币和2万英镑。其公司开发了“阳光丽都”、“枫丹白露”两大楼盘

银河棋牌娱乐中心,邹平先后8次收受齐祥公司老板黄万灿的钱款共800万元,邹妻还曾收受黄妻0.7万英镑和0.1万美元。将肉联厂和烟厂低价卖给黄万灿,帮助其将这些厂的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住用地,随后进行房地产开发

官员11宗

其中,林克贵,2007年至2013年期间先后10次送给邹平共计13.5万元。2011年12月林从蓬安县委办公室主任升为县政协副主席

黄成立,2003年至2012年期间先后14次送给邹平共计12万元。这期间黄从蓬安县政法委书记变为县人大党组书记、副主任,2011年12月又当上县人大主任

行贿

分两次向230人行贿总计151.01万元

第一次

2009年11月,四川启动评选全省优秀县(市、区)委书记

动用公款13.7万元

其中12.2万元用于向31人送现金,每人送3000元至1万元不等

结果失败

第二次

2010年9月,南充非定向推荐市厅级领导职务后备人选、南充市级领导班子换届推荐

动用公款145.6万元

其中133.31万元用于安排人员向192人送现金,每人送3000元至1万元不等;5.5万元用于亲自向7人送现金

结果当选南充市副市长

摄影/采写:南都记者 沈楠

本文由银河棋牌娱乐中心发布于银河棋牌娱乐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吃肉喝汤,书记吃肉我们喝汤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