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组织规范化,2013国考考前必看热点

【背景链接】

【背景链接】

2012年夏天的多地水灾中,出现相当数量的社会自发公益组织。公众对善款的管理要求很高,而民间慈善机构天生的高效和透明,赢得了民众青睐。因为个别事件,公益组织在去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反思、研判这些事件,对整个社会组织的发展具有警醒和激励作用。

12名员工在4年多时间募集了2364万元的善款,这样“疯狂的高效”曾让浙江金华的网络慈善平台施乐会广受赞誉。施乐会在求助者和捐助人之间搭建平台,承诺“每笔善款,100%到达受助人的手中”。不过,当施乐会“每个社工可以从每笔捐款中最高提成15%作为报酬”的消息一出,上述承诺被网民指责为“骗捐”伎俩。这个网络爱心互助平台也因此遭受质疑。有网民指责是“骗捐”,认为有违慈善本质;有人则认为可以规范完善,但不应该一棍子打死。

小微公益组织北京瓷娃娃罕见病关怀中心,就在危机重重的2011年,其社会捐赠额猛增了5倍。这些新生代公益组织是中国公益领域的一支新军。它们致力于公开透明的行动,其专业化、职业化理念,至诚务实的坚韧努力,正在公益界树起现代慈善的一个亮丽标杆。

【标准表述】

【标准表述】

[深入分析]

[问题]:

在中国现行的慈善体制之下,以及公众对慈善机构的认知之下,网民的质疑有着相当的合理性;两者之间之所以对此事表现出如此完全相对的看法,关键在于慈善机构在走职业化路子时缺乏信息公开;而公众则对慈善过于纠结于传统慈善伦理,忽略了慈善的目的。

第一,要加强完善公益组织的管理。

由于国内慈善事业体制的特殊性,慈善往往具有半政府化甚至政府化性质。在此体制下,慈善机构在善款的使用上,很多时候都是由地方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最终落实,相对而言,许多善款到位成本都被地方相关政府部门以公务成本消化了。但对于公众来讲,公众普遍不认同慈善机构的运作成本,是基于慈善“官办”的一贯认知――善款落实成本应当是公务成本。

目前我国公益组织管理上存在“严进宽出”的问题,一方面注册很难,进入门槛高;另一方面一旦获得合法身份,就会有很大的“自由空间”,政府和行业监管过于宽松。这导致现在一些地方具有官方色彩的“民间组织”影响逐渐减弱,一些风生水起的民间组织却得不到“合法身份”,要打破这种僵局,急需各地创新社会管理工作,必须先从观念上端正对民间组织的认识,然后才可能真正为民间组织松绑。

但善款落实成本不应是公务成本,况且,由于现代慈善事业对于职业化、专业化、非行政化的要求,一些职业化慈善从业人员、为慈善机构提供专业服务的机构与人员,都毫无疑问应当享有其职业酬劳或佣金;职业从业者进行各种慈善实务,要产生许多工作成本。这些酬劳、佣金、成本从何处出?如果慈善机构永远只依靠志愿者做慈善实务,这当然好办;但只要走职业化、专业化路子,这些问题就无法回避。

第二,要保持信息公开透明。

而另一个问题在于,公众对所有的慈善从业者都以“志愿者”的标准进行要求,“无爱心,不慈善”,“无实力,不慈善”似乎已成共识。但这种“共识”,只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初级慈善认知,是一种初级阶段慈善水平的认知。要在现代慈善事业中实现慈善的高效率运作,缺少职业化队伍和专业化运作是不可能的。施乐会的做法,应当是一种职业化和专业化的探索,不能简单地以“骗捐”概之。

目前,我国要求公益组织公开信息的法规,只有一条原则性规定“基金会依照章程从事公益活动,应当遵循公开、透明的原则”,但同时出现的问题还有对信息公开要求不够明确,公益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决不能止于财务“公开透明”,更要表现在合法性、内部治理、项目选择方向以及工作绩效上。长期以来,承自计划时代的慈善组织,不仅财务处于灰色地带,其内部治理、组织文化也缺乏建设公信力的动力,且这方面的改革尤其困难。

在“郭美美”、“卢美美”等事件之后,慈善机构的信誉严重受损,兼之公众在现行慈善体制下对现代慈善事业的认知偏差,慈善机构的“善款提成”被质疑实属正常。而在这一过程中,施乐会缺少有效的信息公开机制――这也是当前国内慈善机构的通病――只是埋头于“模式创新”之中。双方在相关信息上的不对等状态,很自然地成为点燃火药桶的引线。弥合双方差异的关键,还是在于慈善机构自身加强信息公开透明度,坦率地把职业化、专业化过程中的问题摆在桌面上;而对于公众来说,恐怕更多的是摒弃单纯的慈善伦理,把眼光放在慈善事业的实效上来。

最后,要完善公益组织行政成本界定和税收减免等政策,培育现代公益理念和公益人才队伍上。

[措施]

面对一些公益组织运作的行政成本能否只能有10%的新情况,很多人产生了怀疑。对这个问题,北京瓷娃娃罕见病关怀中心有着直接体验。他们的行政运营费用,占整个资金来源的30%左右。“如果仅仅是把善款分发出去,支出都用不了10%,但发钱是最没有效率的。我们的着力点在服务上,服务有价值,应该给付报酬。”公募权、税收减免等政策也是公益领域关注的焦点。这些都需要进一步研究以适应新的现实情况。

在当前这种情况下,要加强慈善信息公开透明度要做好三件事:

在传统观念里,公益就是行善,就是做好事,就是帮助弱者。但现代公益事基于平等关系的相互施与,在这个基础上逐渐走向专业化、职业化、规范化。整个社会应走出一种观念误区,从业者要避免道德优越感,公众也要保持平常心,不能认为做公益就得自我牺牲,不能谈待遇,这其实就是一种工作。除了观念,更现实和紧迫的还有人才问题。薪酬较低、行业缺乏清晰的职业路径,都让从业者看不到更好的希望,也就很难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储备人才。

一是解决认识问题。当前慈善信息公开透明已经不是做与不做的问题,而是如何加快做、如何做好的问题。如果我们不下大力气解决慈善信息公开透明问题,就难以提高慈善组织的社会公信力,也就难以促进我国慈善事业迈上新台阶。

[对策措施]

二是解决方法问题。通过社会组织的年检制度和评估制度,尤其是规定基金会必须在指定的媒体上公布年度工作报告,有力地促进了慈善组织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应继续坚持。同时,还要进一步制定公益慈善捐助信息公开的相关办法,以进一步满足社会对慈善信息公开透明的要求。

应该说,公益组织大有可为,只不过,社会大众对任何一个公益组织的信任都是建立在对其执行团队的信任基础上,关键要看其团队成员能否接受现实考验,履行最初的诺言,如公众所预期,以最小的人为折损与内耗为前提,以公平、公正、公开为标准,将集结的爱心、募集的善款、整合的资源,高效率地进行配置,供给最有需要的个人或群体。只有这样,公益组织的公信力才不致于被过度透支。对于目前公益组织存在的问题,中公教育(微博)总结并提出以下几项建议与措施:

三是解决能力问题。公益慈善信息公开透明是一项具有专业性和技术性的工作,需要慈善组织和从业者队伍具备较强的专业能力。要通过政策引导和扶持,帮助慈善组织打造一支具有专业素质的团队,提高其包括筹资能力、管理能力、运作能力、服务能力以及宣传和信息公开能力的建设水平,这是提高公益慈善组织透明度和公信力的重要保证。

第一,社会组织管理应改变“严进宽出”状态,从重转入转向重监督。《基金会管理条例》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未能有效得到及时修正和补充,有些条款还是停留在当时社会条件下未能与时俱进,不利于基金会整体的长期发展。当下已经发现问题,就应及时予以纠正,并开始逐渐转变管理模式。

同时还要培育发展第三方组织评估机制建设,制定评估规程和评估指标,及时发布评估结果。继续推动社会监督的制度建设,加强对慈善组织的法律监督、行政监督、舆论监督、公众监督,逐步形成自律机制和监督管理机制,提高慈善组织公信力。

第二,公益组织公开信息亟需一整套成熟的解决方案。目前民政部制定的《公益组织信息公开制度》暂未出台,但一部分社会组织在长期运作下也逐渐开始形成了一套“自律”披露准则。这里面尤以大型基金会为代表,它们都在自身人、财、物上进行硬软件升级,同时相对较多地利用互联网平台进行统一的信息披露。中公教育专家认为,方案重点需要注意的是:公开透明不能只侧重捐款人,还要考虑社会其他方面;不能只偏重资金审计、财务报告和项目管理,还要考虑机构运营的总体情况;不能只是在机构官网、基金会中心网以及政府管理部门指定的媒体上披露信息,还要在更多的特别是网络媒体上公开信息。

第三,进一步研究公益组织行政成本界定和税收减免等政策,加强社会工作人才储备。中公教育专家认为,可以将运作型与资助型的基金会或公益组织分开,分别划定适宜的成本标准,因为前者要将很大一部分经费花在照料人员的工资方面。研究更贴近现实符合实际的公募权、税收减免等政策也都对公益组织的发展有很好的推动作用。另外,还要培养新的公益理念,这首先需要打消全社会对公益行业的误解。公益行业非营利主要体现在出钱的人,而不是指从业者的收入,要提高从业者的收入和职业发展空间,让他们得到更多的社会尊重,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才进入公益行业。

分享到:微博推荐

本文由银河棋牌娱乐中心发布于银河棋牌娱乐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公益组织规范化,2013国考考前必看热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