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组织提成,2013国考考前必看热点

【背景链接】

慈善组织提成难免给人以雁过拔毛的感觉——你捐的越多、我提成越高,这很明显已经违背了慈善的本意,给慈善的公益性打了大大的折扣。

12名员工在4年多时间募集了2364万元的善款,这样“疯狂的高效”曾让浙江金华的网络慈善平台施乐会广受赞誉。施乐会在求助者和捐助人之间搭建平台,承诺“每笔善款,100%到达受助人的手中”。不过,当施乐会“每个社工可以从每笔捐款中最高提成15%作为报酬”的消息一出,上述承诺被网民指责为“骗捐”伎俩。这个网络爱心互助平台也因此遭受质疑。有网民指责是“骗捐”,认为有违慈善本质;有人则认为可以规范完善,但不应该一棍子打死。

推荐阅读

【标准表述】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深入分析]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在中国现行的慈善体制之下,以及公众对慈善机构的认知之下,网民的质疑有着相当的合理性;两者之间之所以对此事表现出如此完全相对的看法,关键在于慈善机构在走职业化路子时缺乏信息公开;而公众则对慈善过于纠结于传统慈善伦理,忽略了慈善的目的。

浙江慈善组织施乐会规定社工募款可从每笔捐款中最高提成15%作为报酬,近日引起热议,被网民指责是“骗捐”。施乐会对此回应称,这种模式能保证社工筹款的积极性,“有偿社工”与公益慈善应实现和谐共赢。

由于国内慈善事业体制的特殊性,慈善往往具有半政府化甚至政府化性质。在此体制下,慈善机构在善款的使用上,很多时候都是由地方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最终落实,相对而言,许多善款到位成本都被地方相关政府部门以公务成本消化了。但对于公众来讲,公众普遍不认同慈善机构的运作成本,是基于慈善“官办”的一贯认知――善款落实成本应当是公务成本。

慈善,体现的是惺惺相惜和人性之爱,慈善组织则是将这种纯朴的爱心凝聚起来,把人们的善心和善款有序地传递给最需要的人。慈善组织的爱心接力和善款传递,存不得丝毫的功利之心。自去年“郭美美”事件以后,慈善组织的负面新闻不断,而在这些频频曝光的丑闻中,慈善组织的功利性无处不在,让其信任尽失。慈善组织也由此变成了人们心目中“挂羊头卖狗肉”的公司。在慈善公信力消失殆尽的今天,任何商业化功利性的举动,都会让公众的慈善热情减淡,更别提还要从他们的捐赠款中分出一大杯羹作为别人所谓的“提成”!在这样的前提下,曾公开承诺“善款100%到达受助人手中”,此后又施行“提成15%”的“有偿社工”新模式,施乐会的这一做法就很容易引起公众不解和质疑。

但善款落实成本不应是公务成本,况且,由于现代慈善事业对于职业化、专业化、非行政化的要求,一些职业化慈善从业人员、为慈善机构提供专业服务的机构与人员,都毫无疑问应当享有其职业酬劳或佣金;职业从业者进行各种慈善实务,要产生许多工作成本。这些酬劳、佣金、成本从何处出?如果慈善机构永远只依靠志愿者做慈善实务,这当然好办;但只要走职业化、专业化路子,这些问题就无法回避。

捐款人出了钱,自然希望是100%能送到受捐人的手里。然而没有人否认,任何一项社会公益工作,不论是政府组织的,还是社会层面的,都在工作中会产生一定的管理成本,而这种成本则必须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进行冲抵,才能维护慈善组织的正常运作。平衡行善成本是一个必然,任何慈善事业都不能只是美好的假设和看上去很美的空中楼阁。因此,给予慈善组织一定回报是合情又合理也是我们已经接受的。而浙江施乐会规定社工募款可从每笔捐款中最高提成15%作为报酬的做法,却引发既不合情又不合理的质疑。

而另一个问题在于,公众对所有的慈善从业者都以“志愿者”的标准进行要求,“无爱心,不慈善”,“无实力,不慈善”似乎已成共识。但这种“共识”,只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初级慈善认知,是一种初级阶段慈善水平的认知。要在现代慈善事业中实现慈善的高效率运作,缺少职业化队伍和专业化运作是不可能的。施乐会的做法,应当是一种职业化和专业化的探索,不能简单地以“骗捐”概之。

施乐会对15%提成的解释是按照国际惯例,这种国际惯例的详情究竟如何,有关方面并没有给公众提供全面的解释。据了解,美国《全国与服务社区法案》有规定,做满1400小时的青年义工,政府将提供4725美元的奖学金。美国对于此项的规定,偏重于从事慈善活动的时长,而所谓的回报也只是以奖学金的形式用于学业和个人提高,这其中并无太多的功力色彩。然而,慈善组织却将社工与每笔捐款对应起来提成,且不说15%的比例是不是高了,但是“多募多得”的条例,很容易让慈善变身功利的手段。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如社工募捐到100万,那么其得到的提成便是15万,假如募捐到1000万,那么其得到的提成便是150万,依此类推……慈善事业成为营利载体——你捐钱、我提成,而慈善提成也难免给人以雁过拔毛的感觉——你捐的越多、我提成越高,很明显已经违背了慈善的本意,给慈善的公益性打了大大的折扣。

在“郭美美”、“卢美美”等事件之后,慈善机构的信誉严重受损,兼之公众在现行慈善体制下对现代慈善事业的认知偏差,慈善机构的“善款提成”被质疑实属正常。而在这一过程中,施乐会缺少有效的信息公开机制――这也是当前国内慈善机构的通病――只是埋头于“模式创新”之中。双方在相关信息上的不对等状态,很自然地成为点燃火药桶的引线。弥合双方差异的关键,还是在于慈善机构自身加强信息公开透明度,坦率地把职业化、专业化过程中的问题摆在桌面上;而对于公众来说,恐怕更多的是摒弃单纯的慈善伦理,把眼光放在慈善事业的实效上来。

施乐会因为这15%的提成,被推上舆论风口。然而,只是暴露出了中国公益慈善乱象的冰山一角,更应背负骂名的是中国多数公益慈善机构。相较于一般企业与机构,公益慈善组织更应“流着道德的血液”,然而,财务信息不公开、资金流向不透明,这些却早已成为中国慈善事业的潜规则,而这些症结如无法解开,“中国式慈善”的公信力也终究难以提高。

[银河棋牌娱乐中心,措施]

在当前这种情况下,要加强慈善信息公开透明度要做好三件事:

一是解决认识问题。当前慈善信息公开透明已经不是做与不做的问题,而是如何加快做、如何做好的问题。如果我们不下大力气解决慈善信息公开透明问题,就难以提高慈善组织的社会公信力,也就难以促进我国慈善事业迈上新台阶。

二是解决方法问题。通过社会组织的年检制度和评估制度,尤其是规定基金会必须在指定的媒体上公布年度工作报告,有力地促进了慈善组织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应继续坚持。同时,还要进一步制定公益慈善捐助信息公开的相关办法,以进一步满足社会对慈善信息公开透明的要求。

三是解决能力问题。公益慈善信息公开透明是一项具有专业性和技术性的工作,需要慈善组织和从业者队伍具备较强的专业能力。要通过政策引导和扶持,帮助慈善组织打造一支具有专业素质的团队,提高其包括筹资能力、管理能力、运作能力、服务能力以及宣传和信息公开能力的建设水平,这是提高公益慈善组织透明度和公信力的重要保证。

同时还要培育发展第三方组织评估机制建设,制定评估规程和评估指标,及时发布评估结果。继续推动社会监督的制度建设,加强对慈善组织的法律监督、行政监督、舆论监督、公众监督,逐步形成自律机制和监督管理机制,提高慈善组织公信力。

本文由银河棋牌娱乐中心发布于银河棋牌娱乐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慈善组织提成,2013国考考前必看热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