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进步提升我国文物保护水平,惊世的发现

 历经岁月洗礼的文物如何才能重新找回昔日的风采?数十平方公里的巨型遗址如何才能实现精确挖掘?传承千年的传统建筑技艺如何才能不失传、不失真?近年来,随着科技进步和文物保护与科技结合愈加紧密,特别是一批国家科技支撑项目和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指南针计划等文物科技保护的国家重大项目的实施,这些都得以逐步实现。

惊世的发现 非常的责任 发布时间:2010-06-21文章出处:中国文物报作者:郭桂香点击率:

 让文物重焕昔日荣光

2008年11月22日, 1.2 米高的七宝阿育王塔从铁函中请出,通过电视媒体直播,南京大报恩寺考古震惊世界。时隔一年半后的2010年6月12日,即第五个文化遗产日当天,南京再次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这一天,千年古刹栖霞寺内外梵音不绝于耳,在两岸四地高僧大德、文物和史学专家等共同见证下,南京大报恩寺七宝阿育王塔金棺银椁徐徐开启,珍藏已逾千年的佛顶骨舍利、感应舍利和诸圣舍利被隆重请出,并按文物保护要求,迅速移至为其特别制作的恒温恒湿、空气洁净的玻璃柜中。

 一走进南京市博物馆“圣塔佛光——金陵长干寺地宫出土文物特别展”的展厅,观众无不被金碧辉煌的阿育王塔所震撼。但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是,阿育王塔在出土时表面是黑灰色的。正是文物工作者借助科技手段,让这件珍贵的文物重新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释迦牟尼佛顶真骨舍利是佛教界崇拜的至高圣物。它的盛世重光,不仅是佛教史上千年难遇的盛事,也是中国考古史上的重要发现,更是文化遗产保护的一次特别行动。

 “经过我们全面检测分析后发现,阿育王塔表面覆盖的黑色腐蚀物为硫化银,灰白色的是氯化银。而且内部檀香木胎逐渐失水,收缩、变形,导致外层鎏金银片铆钉脱落,银片翘起。”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文物修复与培训中心工作人员张治国说,经过反复试验,他们研制出一种以硫脲为主剂的强酸性的除锈材料。先将除锈剂用于浸泡银器,再用棉签蘸取除锈膏擦拭、清理阿育王塔表面的污染物,最后用超声波、深洗法处理残余清洗液及污染物颗粒,使鎏金层得以重现原貌。目前,这一除锈材料已申请国家发明专利。

秘藏千年再露真容 佛教考古收获空前

 “针对内部木胎存在的问题,我们有针对性地选取碱性还原材料,研发了一套檀香木还原技术。”张治国说,经修复,木胎变形由近椭圆形复原为近圆形,扭曲基本消失;山花蕉叶裂缝宽度明显缩小,部分裂缝消失,翘曲部位偏离水平基线程度明显降低。

从2007年初至今,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队对大报恩寺遗址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考古发掘,先后发现并清理了属于明代大报恩寺的香水河桥、中轴线主干道、天王殿、大殿、观音殿、法堂。其中,最重要的发现是始建于北宋大中祥符四年的长干寺地宫遗迹及七宝阿育王塔、佛顶舍利等圣物。据该馆考古队队长祁海宁介绍,本次发掘已历时4年,较全面地揭示出明代大报恩寺北区主要建筑的准确位置、分布格局和规模大小,真实地反映出这座皇家寺院的原貌。还发现了始建于北宋长干寺又被明代大报恩寺完整沿用的、没有被盗掘过的真身舍利塔地宫。地宫为竖井式,深6.7米,是迄今国内发现最深的佛塔地宫,与法门寺发现的唐代横穴式地宫堪称南北“双绝”。出土了以七宝阿育王塔为代表的包括石函、铁函、金棺、银椁等在内的一大批珍贵佛教文物,是研究宋代舍利瘗藏制度的重要实物。铁函是目前国内地宫中发现最大的宋代铁函,是研究宋代铸铁工艺的珍贵实物。七宝阿育王塔是目前国内发现的体量最大、制作最精、工艺最为复杂的阿育王塔,其上布满了数百颗奇珍异宝。塔中珍藏的佛顶骨舍利史料记载丰富、传承有序,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宗教圣物。曾经主持法门寺遗址考古,并为大报恩寺遗址发掘出谋划策的考古专家韩伟先生说:据汉传佛教有关佛典记载,自唐代显庆二年王玄策从印度将佛顶真骨请到长安,之后瘗藏地宫1353年。如今经过考古发掘,这一枚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唯一佛顶舍利重新作为圣物瞻礼,既是考古界的重大成果,也是宗教界的重大事件。另外,100余幅北宋丝织品的集中出土,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以及墨书题记所反映的史料价值,在国内考古发掘中也是难得一见的,大量的自然 和人工合成香料也为研究宋代法事供奉用香提供了重要物证。

 在保护修复阿育王塔的同时,报恩寺遗址地宫的保护难题也困扰着文物工作者。南京市博物馆馆长白宁说,通过科研攻关,目前已形成多学科合作保护南方潮湿环境下的遗址、文物,潮湿环境文物保护有了实质性进展。

见证这次重光活动的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说,南京大报恩寺遗址考古发掘是继法门寺、雷峰塔之后佛教考古、溯源考古的又一重大收获,它的发掘,将南京佛教发展的脉络清晰地联系起来了,这对于重新认识南京地区的佛教渊源和佛教文化的价值,以及南京在佛教文化史上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据悉,“南京报恩寺遗址地宫及出土文物保护关键技术研究课题”属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石质文物保护关键技术研究”项目。敦煌研究院保护研究所副所长郭青林告诉记者,南京报恩寺遗址地宫所处环境年降雨量较大,土壤含水率较高。“我们研究出潮湿环境下竖井式地宫的病害机理等,形成了成套保护加固技术,为潮湿环境下土遗址保护加固提供了可借鉴的方法与模式。”郭青林说。

大报恩寺的考古仍在继续。鉴于当年法门寺发掘的不全面及发掘报告的迟滞等教训,韩伟建议:一是发掘时眼光要放得更长一些,既要关注舍利、供奉舍利的文物,更要重视文物的背景,要将地下埋藏的文化资源收集得更全面些,为今后南京的文化建设收集更多材料。二是要抓紧时间整理发掘报告,时间长了,一些细节就容易被遗忘。他说,考古人希望发掘到非常宝贵的东西,而一旦发掘出非常宝贵的东西,就有非常重大的责任。考古工作者有责任将发掘报告及研究成果交给国家、交给社会、交给群众,将出土文物的价值、作用交代清楚。只有先将这些基础研究做深、做透,才能科学制定今后的保护利用规划。

 多学科合作取得实质成果

圣物重光 文物保护放在第一位

 良渚遗址考古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点项目,被列为2009年至2011年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第三阶段的重点课题。但是如何在短时间内精准发掘和对遗址进行准确认定,一直是困扰着考古工作者的难题。

盛大佛事活动顺利开展的幕后是文博工作者一步一步的倾力合作精心支撑。南京市博物馆馆长白宁告诉记者,作为文物收藏保管单位,南京市博物馆将整个法会过程中的文物保护放在第一位。为了这次活动,该馆做了几件事。其一,从文物保护角度,对栖霞寺供奉舍利和展示阿育王塔的场所提出了和在博物馆存放展示环境一样的要求,并将馆里原来专门存放阿育王塔的特制充氮柜子搬到了栖霞寺,以保证温度控制在摄氏20度以下,空气新鲜、清净,没有光污染。其二,为了运输过程中不受损坏,为阿育王塔特制了防震锦盒,并要求沿途马路重新铺平,车速控制在60公里/小时以下。其三,按照金棺银椁和舍利存放要求,专门请馆藏文物保存环境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特制了和外面隔离、恒温的柜子,金棺银椁开启后,即刻请至其中。

 “围绕良渚古城需要解决的学术问题,以及良渚遗址长期的考古研究与保护计划,地理信息系统、遥感等多学科运用成为我们很重要的研究手段,并已取得了显著效果。”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刘斌告诉记者。

其实,文物保护自遗址开始发掘就没有停止过。据白宁回忆,发掘之前,他们根据杭州雷峰塔地宫阿育王塔出土情况,为可能出土的文物做了尽可能保持原有环境的现场保护准备,氮气瓶、塑料袋、冰箱等被早早放在了工地现场,随时待命。同时请奚三彩、王亚蓉等具有丰富经验的文物保护专家现场指导。南方土质不好,为了将阿育王塔从间隙不到两厘米的铁函中安全吊起,该馆和拥有大件文物搬运文保资质的南京晨光集团有限公司合作,利用X光探明铁函内部状况,经研究论证,最终采用“机械手提取”和“软织物兜底”两种安全、无损、简捷的方法,在不破坏铁函的前提下成功地将阿育王塔完整取出,并安全请回库房,存放于为它专门准备的充氮柜子里。时隔近两年,白馆长已是一脸淡定,然而当时那种提到嗓子眼的紧张还是不难想像的。

 数字高程模型是地理信息系统的一种,即把地图上的不同高度,依照某种色系的变化,涂上不同的颜色。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宁远告诉记者,在良渚古城城墙确认后,他们发现根据现代地貌标定的135个独立遗址点中,许多遗址点实际上是同一遗迹的不同位置,或是城的不同功能区。在引入数字高程模型后,尽管城墙被破坏后呈若干分散小段,但其基本高度一致,在数字高程模型平面图上显示为相同的颜色,就很容易把它们联系起来观察。

通力合作 确保文物安全

 良渚遗址面积很大,130多个遗址点分布分散,如何确保遗址安全,面临很大困难。为此,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良渚遗址管理所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正在联合开发一种廉价、适合遗址点野外布设的影像设备,每天通过GPRS网络定时传输现场照片数据到管理部门,不但减轻人工巡查的劳动强度,而且方便各级文物主管部门对违章建设、盗掘等现象进行监控,及时制止各类破坏遗址的行为。

白宁介绍,宝塔取出后,考古遗址和出土文物的保护得到科技部与国家文物局的高度重视,组织全国优秀的文物保护单位和专家参与其中。根据出土文物类别不同及我国现有文物保护技术条件,保护分常规保护和科研攻关两类进行,对于已经有了技术手段的采用常规保护;一些以前没有遇到过的类型列入国家科技支撑项目,以研发具有针对性的保护措施。2009年9月,由南京市博物馆牵头,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敦煌研究院、上海博物馆、中国丝绸博物馆等单位承担、斥资481万元的《南京报恩寺遗址地宫及出土文物保护技术研究》获得科技部批准。

 让传统工艺不失传不失真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地宫及出土文物保护目前面临几大瓶颈。其一是地宫。南方雨水多,报恩寺地宫是土遗址,很容易坍塌。其二是有机质文物。负责“阿育王塔与其他出土文物保护技术研究”的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马清林介绍,阿育王塔塔身用檀香木制成,各种宝石嵌进塔身,并通过蒙在其上鎏金银皮对应的孔洞露出,干燥后的阿育王塔木胎缩水约10%,瘦身后的木胎和银皮上产生了错位,宝石无法做到既嵌在木胎原位又从银皮的孔洞中露出,如果找不出恢复木胎原样的办法,就需要“脱胎换骨”,用新的木材来替代。出土的丝织品中,有的描金,有的印绘,有的墨书,但胶已失效,如果强行打开,图案就会脱落或缺损。此外,易锈的铁函通过“牺牲”自己保护了函内的丝织文物,同时铁锈也使一些丝织品固结,如何安全揭展、保护这些丝织品,尚需探究。这次出土各种香料也是国内在一个地点考古发掘数量最多的,既有天然的沉香、檀香和龙脑香等,还有人工合成的,有些打开时还能闻到香气,也需要在成分分析的基础上采取合适的方法脱水固型,保存于避光的密封环境中。在有机质文物中,佛顶真骨等骨质文物的脱水是难上加难,虽然脱水方法不少,但对分析评估这些圣物“健康”状况的难度不言而喻。其三是玻璃器。出土的六七件玻璃器看起来晶莹剔透,然而保存状况不容乐观,有的瓶口已经腐蚀得如丝瓜瓤一般,有的外观器形较好,但表面已经析出白色分解物,要用适合的材料加固。

 “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不仅是传统工艺的失传,同时还面临着失真的问题。”浙江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黄滋在谈到与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合作开展“传统建筑工艺保护、传承与科学化研究”课题的初衷时表示。

佛顶真骨盛世重光活动已经落幕,但对南京大报恩寺地宫及出土文物的科技攻关和保护任重道远,正在默默进行中。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王建国告诉记者,“传统建筑工艺保护、传承与科学化研究”一方面是要传承这些传统工艺中所蕴含的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追求、思维方式、想象力和创造力、科学技术和艺术审美,是维护、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基本内容和载体;另一方面,当今城市转型、人为破坏、工艺失传、文化断裂现象,又使得“传统建筑工艺保护、传承与科学化研究”提上日程。这种生存与发展的需求,要求保护技术在传承性与科学性、预防性与判断性、性能化与法制化、中国化与国际化之间找到出路、合理应对。

链接

 为此,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城市与建筑遗产保护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持续开展了传统建筑工艺的整理、科学分析和谱系研究,包括《营造法原》、明代官式建筑研究、南方传统建筑工艺谱系及其江南地区古建筑油饰彩画工艺科学化等,逐渐丰富中国传统建筑工艺保护体系,并构成开放性平台。

一期发掘:2007年2月26日至2007年6月30日。第一阶段的发掘区位于原宝塔顶10号大院内,发掘面积1100平方米,发掘出西汉至南唐时期墓葬30座,六朝至明代建筑基址3处,宋代路面1道,明代柱坑17个,水井2口,出土汉、六朝、唐、五代、宋、元、明等各个时期的遗物600余件。

 该实验室还通过精细测绘、数据采集、材质测试,结合建筑构架和部位研究,探讨中国古代木构建筑榫卯的科学性及其改良方案。

第二期发掘: 2007年9月至2008年8月底。该阶段发掘区位于第一阶段发掘区北部,发掘面积1200平方米。该阶段取得的主要收获是:发掘确认了大报恩寺大殿遗迹,发现并发掘了北宋长干寺真身塔塔基与地宫。

   来源:中国文化报

第三阶段发掘:正在进行。至2008年11月,考古队沿着大报恩寺遗址北区的中轴线,在塔基之后,发现了2座明代大型建筑基址,经研究 后基本确认为明代大报恩寺内观音殿和法堂的遗存。

2008年11月22日,鎏金七宝阿育王塔从铁函内被成功取出。

2009年5月开始,经修复的阿育王塔及部分文物在南京市博物馆展出。

(原文发表在《中国文物报》2010年6月18日第3版)

本文由银河棋牌娱乐中心发布于银河平台娱乐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科技进步提升我国文物保护水平,惊世的发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